精选案例
最新公告
  bet36台湾
结构家庭治疗法
深圳市鹏晨社会工作服务社   2009-08-03 17:33:00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结构家庭治疗法
   
重点:结构家庭治疗法的基础理论
难点:结构家庭治疗法的方法与技巧
个案社会工作发展到60年代,人们开始意识到许多问题产生的原因与案主所处家庭及其环境有关。传统的个案社会工作一般是以个人为对象,通过工作者和案主的互动,促使案主思想观念的改变,行为模式的重建,个人能力的增加。由于有些案主的家庭环境不是很好,在与工作者的专业关系结束之后,很快又会回复到治疗以前的状态,因为人离不开家庭这个环境系统。如果不以家庭作为工作对象,个人的问题同样不能从根本上解决。
一、结构家庭治疗法的起源
    结构家庭治疗法是由美国的明纽秦(MinuchinS.)和他的同事在60年代创立的。当时明纽秦在纽约的贫民窟工作,运用当时极为流行的心理分析治疗法去帮助贫民窟的边缘青少年。在实践中,他发现这种方法效果并不明显,原因在于心理分析治疗法需要案主有自我观察的能力,能和工作者一起分享所观察的事物和内心的感受。对案主的记忆力、反省的能力、语言表达能力要求较高。而贫民窟的青少年大都来自破碎家庭,父母不尽职,对子女缺乏管教,或管教不当,还随意打骂孩子。他们是在拳头中长大,只会以拳头的恐吓来说话,他们对心理会谈分析这种方式既不感兴趣,也不适应,所以语言分析对他们的作用很有限。明纽秦认为,要帮助这些边缘青少年,首先应先了解他们的交往方式,再通过改变他们的交往方式而使他们获得新的体验、感受和行动。这种治疗方式,注重交往过程,对于生活环境不佳,理性发展不足的孩子来说,不失为一种较有效的治疗方法。
    明纽秦借用帕森斯的核心家庭理论中的概念,称这种家庭是“缺乏组织”的家庭。他认为,治疗的目的在于去除阻碍家庭功能发挥的结构,取而代之以较健全的结构,使家庭成员在这样的结构中角色扮演得以恰当得体。
1965年,明纽秦转到费城儿童诊所当主任,在那里他遇到的家庭大多属于中产阶级。在这样的家庭中,父母过分保护、关心、过问子女,使子女缺乏个人空间而消极抵抗或愤怒抵抗。明纽秦吸取了纽约贫民窟的家庭结构治疗经验,把它运用到中产阶级家庭,并分别在1974年出版《家庭与家庭治疗》,1978年出版《心理生理疾病家庭》,1981年出版《家庭治疗技巧》三本书,详细介绍了结构家庭治疗的理论、技巧和方法。进入90年代,新的家庭治疗方法不断地出现;明纽秦认为方法和技巧是殊途同归的,关键在于了解家庭,关爱孩子的心灵。明纽秦对家庭治疗的贡献是他很早就引入了家庭结构的概念,这对于我们了解家庭,了解孩子成长的历程是至关重要的。
二、理论基础
    家庭治疗的理论大多建立在社会学对家庭问题的分析理论基础上。社会学理论认为:人的早期社会化过程主要在家庭中完成的。人的早期社会化对人的一生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家庭治疗法以此为依据,提出应以整个家庭为治疗单位,通过改变家庭的结构与交往方式以发挥家庭的功能,从而使个人问题真正得以解决。
    结构家庭治疗法的特色之处在于不直接解决个人问题,,而是致力于改变家人的交往方式,并提供了一套理论去分折家庭交往的过程,在此基础上制订出介入的方法和策略。  
    具体地说结构家庭治疗法是:以家庭作为治疗单位于以改变与家人的交往方式为目标,运用系统理论、学习理论、沟通理论去了解案主的家庭组织结构及成员互动方式.运用心理分析理论去了解案主的个人心理状态。在治疗过程中,注重此时此地的现实状况,而不注重对家庭历史的回顾与家庭辩题成因的追溯。在治疗方法方面,不采用直接的、单对单的谈话方式,而是多元的多层次的介入到家庭成员的交往过程中,通过改变家庭的结构与组织,使家庭的功能得到正常发挥,从而解决困扰案主的问题。
    三、基本概念
    结构家庭治疗法的基本概念包括:家庭系统、家庭结构、家庭结构病态和家庭生命周期等。对这些概念的了解与把握,有助于我们准确分析问题、采取恰当方法以解决问题,
    1.家庭系统   
    家庭社会学理论认为,家庭是一个系统,由家庭成员构成。在家庭系统中,每个家庭成员都有他特定的角色和功能、,他们彼此依赖、互相影响,每个家庭成员的变化都会影响到家庭,而家庭的变化也会对每个家庭成员发生影响。结构家庭治疗法中家庭系统的基本思想包括:   
    ①注重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过程,从整体上把握家庭结构。根据系统论的思想,整体不等于部分之和,对家庭来说,家庭也不是单个家庭成员的简单相加。作为整体的家庭,它具有单个家庭成员不具有的性质和结构,这个结构反映的是家庭成员的交往和关系,而不是单个家庭成员的个体特征。结构家庭治疗法认为单独了解家庭的每一个成员并不能真正了解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和交往方式。只有通过观察家庭成员之间的具体交往过程,才能从整体上把握家庭的结构。   
    ②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不是单线的。在家庭系统内部成员之间的影响是相互的,系统内的任何一个成员的任何言行,都会影响到系统整体并最终影响到每一个成员。
    ③注重家庭成员目前的交往方式。家庭作为一个开放或半开放的系统,系统内部也在不断调节和变化,结构家庭治疗法认为,应注重家庭成员目前的交往方式,而不必去追溯以往的交往方式。
    2.家庭结构   
    家庭结构是由家庭成员在日常生活过程中慢慢形成的,它通过家庭成员之间的一些行为角色和互动规则表现出来,并制约家庭成员的交往过程,家庭结构可以说是固定化了的互动关系中。它包括:次系统、边界、身份、责任分工和权力架构。 
    ①次系统(subsystem)。在家庭系统中,根据功能、世代的不同分成若干个较小的单位,叫做次系统。如:夫妻次系统,亲子次系统,兄弟姐妹次系统。一个次系统包括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家庭成员。  
    ②边界(boundary)。家庭作为一个系统有其自身的界线,使它与周围的环境区别开来。同时,家庭的次系统也有边界。边界的存在决定了次系统内成员之间、次系统成员与其他成员之间的角色、分工和权利义务的关系。若家庭内没有形成一定的系统边界,在分工上就会出现混乱,家庭内部及其成员就会出现不正常的病态现象和行为。 
    ③角色和责任分工。每二个家庭成员在家庭中都会担任一定的角色,有时集数个角色于一身。如一个男子可以同时是父亲、丈夫、祖父、儿子。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责任、权利和义务。一个正常的家庭,其成员应该能正确领悟他在家庭中的角色期待,并拥有恰当扮演角色的能力,从而各司其职,互相配合。当家人不能承担其全部的责任和义务时,家庭的其他成员还须弹性地帮助他完成责任。当家庭遭遇变故时,家庭中的成员还应相互适应,并在分工方面做重新调整,以避免家庭应有的责任和权力无人承担,使家庭生活面临混乱和解体。例如:父亲的亡故可能会使年少的儿子过早地承担起家庭的责任,扮演父亲在家庭中的部分责任。丈夫生病或下岗,也会使妻子更多地承担一些家庭的经济责任或体力劳动。
    ④权力架构。一个家庭系统中通常都存在一定的权力架构,也就是指家庭中谁作决定,怎样作决定,谁是支配者等。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是以论资排辈把两代人的权力关系确定下来。如:父亲对子女有绝对的支配权。以男尊女卑把夫妻关系确定下来,即家庭之中的夫唱妇随。我们必须指出的是:家庭中应有适当的权力架构,它有助于家庭成员家庭角色的领悟和扮演。试想,一个家庭中父母在子女面前没有足够的权威,又如何教育子女学习社会规范,领悟角色期待,对子女进行文化方面的传承呢?当然,儒家思想所倡导的父子之间,尤其是夫妻之间的权力关系因其带有过多的封建思想而被现代社会的人所轻视。但是如何用合适的方式建立现代家庭的权力架构显然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看到祖父母、父母溺爱独生子女,最终丧失了自己对子女教育的权威和时机。我们也经常看到家庭成员在独生子女的教育方式上的意见相左,而使子女在社会角色、社会规范的领悟方面无所适从,从而导致错误的理解。很显然,这种家庭权力架构是混乱的,对孩子的社会化是极为不利的。
    从上述家庭结构的分析中,我们认为,家庭结构通常有三个特点:
    ①结构的互补性。家庭成员的角色与行为常常呈现互补的特点。如严父慈母,严母慈父,内向的丈夫,外向的妻子,严厉而缺乏民主的父母与无主见而胆小的孩子,溺爱而放任的父母与任性而固执的孩子。总之,工作者可以利用互补性这一特点来理解造成某些家庭成员行为的原因。
    ②结构的一般性与独特性。在家庭成员中,每个家庭都有约束成员的一套规则。这些规则中有一些是所有家庭共有的,有些则是某个家庭所独有的。工作者应该细致地加以观察和区别,避免将某个家庭所独有的规则视为不正常。例如:有些家庭成员之间常以“傻瓜”、“白痴”相称,但这并不是辱骂,而恰恰是“爱称”。
    ③结构与过程的关系。家庭从静态的角度去看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家庭结构的形成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只有了解家庭成员交往结构的动态变化过程,才能真正了解家庭结构对家庭成员相互关系的影响,并进一步推敲其家庭结构。例如,有些父母因工作繁忙或其他的原因将子女交给祖父母抚养,久而久之可能会影响到亲子次系统。工作者可以从孩子及其家人的谈话中感受到这一点。例如,有些孩子口口声声讲我奶奶怎么说的,我奶奶让我如何如何,或爷爷奶奶替孩子回答、解释工作者对孩子提的问题。据此,工作者就可假设这个家庭祖孙之间十分密切的关系,有可能影响到亲子关系。因此,结构家庭治疗法十分强调工作者应关注家庭成员交往过程中反映出的家庭结构问题。
    3.家庭结构的病态
    不良的家庭结构是造成家庭成员问题的真正原因。最常见的不良家庭结构主要表现在纠缠(enmeshment)、疏离 (disengagement)、联合对抗(coalition)、三角缠(triangulation)、倒三角形(perversetriangle)等方面。现略述如下:
    ①纠缠与疏离。在正常的家庭中,各次系统之间有清楚的边界,以完成家庭的分工与权利义务分配。而所谓的纠缠与疏离是指各个次系统之间的边界模糊或混淆。该封闭的地方不封闭,该开放的地方不开放,从而导致家庭角色的混乱,造成家庭成员的问题。例如:母亲对子女长期精心照顾,将感情寄托在子女身上,使丈夫很受冷落,因而影响到夫妻关系。母子之间组成了一个强劲的纠缠的次系统,夫妻次系统应封闭的边界开放了,让孩子闯进来取代了丈夫的位置,做了母亲的“宝贝”,丈夫对妻子的关系则出现疏远(参见图14—1)。  
    ②联合对抗。纠缠与疏远往往使家庭某些成员结成同盟,而与其他成员相对疏远乃至对立。如果他们长期与家庭某成员结成同盟而不分是非地去与另一成员发生冲突,家庭便出现联合对抗的现象。在联合对抗时,对阵双方往往很感情用事,不分是非,只求压倒对方。例如,家庭中父亲或母亲指责子女,另一方却立刻站在子女一方一味护短,形成这种联合对抗的局面。
    ③三角缠。三角缠是指通过第三方来实现双方互动。如夫妻之间不是图14—2中的“正常情况”中所示,直接沟通,而是图 14—2中的“病态情况”所示,通过子女来传话,。或者通过打骂子女来发泄夫妻之间的不满。这样,就把第三方带人了两人关系中。
    ④倒三角。在核心家庭中,通常家庭的权力在父母的手中,由上而下地由父母管束年幼的子女。倒三角型的家庭由于父母不和或性格软弱等,导致子女支配父母,或子女与家长互相争权的现象。这种倒三角的家庭权力结构对孩子的成长是极为不利的;父母要学习如何行使权力,根据子女的成长及所处的生命周期决定权力下放的多少,当父母年老或子女已经长大,可将家庭权力出让给下一代。
    在现实生活中,上述各种结构上的病态也会在正常运作的家庭中存在,因为所有的家庭都会面临生活中的压力和困扰。如:丈夫在单位工作不顺心,回家找妻子撒气;丈夫下岗,妻子埋怨;家庭中有残疾人或久病不治的人;家庭成员病故;子女长大离家。正常的家庭面对压力能很快地作出调整,而功能失调的家庭则在压力下因结构僵化而不能采用不同的交往方式,只是重复使用已失调的交往方式,导致成员出现病态症状。如:家长不能接受青少年子女要求独立自主而仍把孩子当二三岁的小孩来管教,或子女虽已长大但仍当自己是三岁小孩一样不会自己照顾自己,不承担应尽的责任。
结构家庭治疗法认为:家庭成员出现病态症状与家庭病态结构有很大的关系。   
图14-2家庭关系图(2)
    4.家庭生命周期  
    家庭结构不是静止的而是随家庭生命周期动态变化的。家庭生命周期可分为六个历程:
    ①形成期。当一对恋人从两个不同背景的家庭走到一起建立二人世界时,他们有很多地方要互相迁就,适应,才能建立稳固美满的婚姻。
    ②发展期。家庭进入发展期,由二人世界进入三人世界,夫妻二人要应付新角色的挑战。如:他们如何为人父母,怎样教育自己的子女,如何处理祖父母的介入,如何进行家务分工等。在这个时期,因为抚育孩子,夫妇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和空间都减少,再加上经济负担的增加,家务较重等,导致夫妇婚姻满意度有所下降。
    ③扩展完成期。随着孩子逐渐长大,家庭行为互动模式相对固定。但这个时期,一方面教育子女责任很重,另一方面工作压力相对较大,夫妇在事业和家庭两者之间都需要付出很多精力,特别是对处于青春期的子女在学业,交友等方面的教育。一方面要体现家长的权威,另一方面,又要与子女民主沟通。
    ④收缩期。当子女因读书、结婚而离开家庭时,父母要接受他们离巢的事实以及因分离而带来的伤感。要重新调整夫妇间的感情生活。另一方面也要面对因人到中年,事业上难以再有更大的发展,年老父母需要照顾的压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⑤完成收缩期。当子女离巢,夫妇俩面对空巢,要重新建立他们的二人世界,他们要面对年老、健康恶化及退休的生活,要学习做祖父母的权利和责任。在子女家中,学习做附属的角色,让已长大成人的子女拿主意。在三代同堂的家庭,家规和权力架构也因第三代出现而转变,如:在教育孙辈一代时,应维护他们的父母的权威形象,尊重他们对子女的教育。在不同的时间和环境,家庭内的权力要有清楚的分层和分界,以维持家人适度的自主。 
    ⑥家庭解体期。当夫妇的年纪日渐老迈,他们可能要面对健康逐渐恶化,经济能力逐渐下降,朋友越来越少,依赖人照顾的程度渐渐增加的情况。倘若其中一人去世,家庭便告解体。也有家庭因离婚;丧偶等而提早解体。
    家庭生命周期这个概念告诉我们,家庭在不同历程可能会遇到的挑战、危机和困难。工作者如能及时介入,就会使遇到困难的家庭转变它的结构和相处形式,从而适应过渡期的危机,维持家庭的正常运作。  
总之,结构家庭治疗法要求工作者运用家庭结构的分析理论,系统地分析家庭结构,不能仅靠一些一般性的背景资料,而要进入案主的家庭实际了解,观察案主与其家人的相处方式,不能被家人提供的表面问题如偷钱、无心学习等所牵制,通过分析家庭结构及功能失调的交往方式,采取相应的方式介入,促使家人交往方式的改善,从而解决上述表现于外的行为问题。
四、方法与技巧
结构家庭治疗法的过程包括进入、评估及介入三个方面。这三个方面不是截然分开的,只有一个大致的先后次序。在实际治疗中,经常会在同一时间处理这三个方面的任务。
    1.进入家庭
    结构家庭治疗法强调工作者对家庭结构的把握,但结构并不是直接可以看到的,必须从家庭成员在日常生活的交谈与相处中,才能有所认识。因此,单靠工作者与案主在家庭之外的环境中进行一对一谈话,因缺乏相应的情境,很难体会其中的结构状况。只有进入家庭的现实环境,去观察他们的互动过程;才能切实把握家庭的结构。
    但是,一般家庭对于工作者的介入起初都有保留或抗拒,能被家人接纳并信任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工作者也很容易单人家庭纠纷之中,帮一方去指责另一方。因此,工作者要保持中立,始终牢记自己的工作目标在于了解家庭结构并协助其改变。一方面,他要接触和接纳家庭的不同成员,另一方面,他又不能在感情上过分地卷入,以致失去客观判断。
    工作者在进人家庭时通常可采取以下技巧:   
    ①入乡随俗。工作者首先要观察了解家庭的规则、习惯,再人乡随俗地去跟随这些规则和习惯,而不要太早、太急地去改变家庭的习惯。只有尊重家庭的接触方式,才能被家人所接纳。
    ②注重调查交往过程。一般的心理辅导注重分析谈话的内容,而结构家庭治疗则要观察交往的过程,并从中了解家庭的联盟、对阵、适应能力、边界、权力架构和家人间的影响力。以此作为评估和治疗的基础。在“追查”的过程中,工作者让家庭重新以工作者的眼光去审视这个“家庭”,了解家人是在互相影响。
    ③模仿。工作者模仿家庭成员的行为方式,语言表达方式和家庭成员沟通,这种模仿只是一种技巧,主要是为了更容易被家人所接纳。   
    工作者进入家庭时,通常有三种立场:
    ①贴近的立场。在这种立场上,工作者如同家庭中的一个成员,说出他对家庭结构、联盟规则的肯定或否定的看法,他会代表个别成员说出心底的感受和看法,把他们心里的想法坦白地说出来,帮助成员打开天窗说亮话。由于他的这种立场,迫使家庭直面问题,无法回避问题,从而创造了解决问题的机会。
    ②中间的立场。在这种立场上,工作者不是作为家庭的一个成员,而是作为家庭问题的调节者,采取一个中立的主动聆听的立场,以了解家庭成员的看法、感受、关系等;
    ③远离的立场。在这种立场上,工作者是以专家的身份对家庭进行指导与治疗。他会像导演一样让家庭重演他们交往的模式或指导他们尝试用新的交往方式去沟通。
    这三种立场在治疗过程中是常常要用到的。不仅在进人家庭这个环节要运用,而且在随后的评估和治疗中也要用。工作者应根据家庭的实际情况灵活地运用他的立场,以帮助家庭结构的转变。  
    2.评估 
    评估与介入实际上是同步进行的,评估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去说明:   
    (1)评估的目的   
    评估的目的是在收集资料的基础上对家庭的功能失调进行诊断。每个家庭的问题有其独特性,工作者通过评估,就可以对每个家庭问题的特殊性有深入细致的了解。在此基础上制订的治疗方案才更有针对性。
    (2)评估的项目和内容
①家庭的形态和结构。工作者要了解家庭的大小、家人的教育程度、工作性质、社会经济阶层、家庭特有的文化、特色、价值观、家庭成员的优点和缺点等基本资料。工作者要找出家庭的结构。例如,家庭内的联盟、对峙情况、边界是否清楚,家人对家庭的归属感及与整体家庭的配合,权力架构是否清楚,分工是否合理等。
②家庭系统的弹性。家庭系统的弹性是指家庭的适应与转变能力。例如家庭遇到压力时能否适应并重组结构。通过重演等技巧,工作者可以了解并评估家庭系统的弹性既适应能力。
③家庭系统的回馈。家庭系统的回馈是指家庭对个别成员的需要、感受、行为和思想的敏感程度。正常家庭对成员的一举一动很留意,当成员遇到压力,会给予及时地关心和支持,但也会给案主足够的自主去解决和处理个人的问题。而有些家庭成员的隔膜很大,互相之间缺乏关心和理解;有些家庭则相反,对个别成员过分的关注、操心和紧张,案主的问题完全由家庭替他决定,案主丧失了自决的能力。还有的家庭虽然对家人很敏感和关心,但又不知如何去沟通以表达这种关心,以致个别成员需要这种关心时却感受不到,其结果和成员之间的冷漠也就没有什么区别。过分冷漠和过分关心都无助于家庭成员之间的相处和交往。
④家庭生活环境.家庭生活环境是指家庭所处环境,如:生活的年代、社会宏观政治背景、社区、文化习俗等。家庭所处的环境是给家庭带来问题的主要原因,也是解决家庭问题的主要资源。
⑤家庭生命周期。家庭生命周期是指一个家庭从组成到最后解体所经历的不同阶段。家庭生命周期可以方便工作者了解家庭的结构和功能失调的状况。如:孩子较小时,父母应使用权威,当孩子已经是成年人了,父母应该出让大部分的权威,甚至学会在子女家庭中做一个辅助的角色。所以,家庭中的权利架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也应根据家庭生命周期做出适当的调整。一旦家庭结构系统缺乏弹性,出现违背家庭生命周期的一般规律,家庭结构就会表现出一定的功能失调。工作者的任务就是帮助家庭做适应周期的调整。 
    ⑥家庭成员的症状与家庭交往方式之间的关系。结构家庭治疗法认为个人的问题产生于家庭功能失调与不良交往方式。如:家人边界不明显,儿子取代丈夫的位置,母子联盟打击父亲等,都会导致成员出现生理及心理问题,由于家人的交往是互补性的,家人的问题是彼此造成的,工作者不应过分关注个人问题本身,而要考察家庭成员的个人病症与家庭交往方式之间的关系。这一点是结构家庭治疗法一再强调的。工作者可以找出这家人是怎样交往的?病症是怎样形成的?这是谁的问题?它出现后谁最受影响?谁最想改变?谁会在改变中得失最多?
上述六个方面的评估项目是工作者在评估时必须要加以注意的,要获得这六方面的资料,工作者可以请整个家庭参与治疗,也可以视情况只邀请夫妻次系统参加。近来发展至所有与个人问题相关的或受个人问题影响的人员,包括学校的教师等。
(3)评估的过程
评估的过程包括以下几个步骤:
    ①事前的准备。工作者通过与家人的谈话、转介文件、登记表等,初步了解家庭的情况及问题,特别是首先要确定问题不是由于生理因素引起的,否则应转介病人去医生那里求治。
    ②进人家庭,探索家人的交往过程。工作者在进人家庭后要以各种立场,灵活观察家庭成员之间是如何相处的。如:谁是家庭的掌权人,谁在背后操纵他,什么东西导致问题的发生或使它难以解决。以此资料为据,确定家庭的结构。工作者要密切观察家人对他提问的反应,以便了解家人是否意识到其问题,并同意工作者的看法。行动上有没有作出适应性的调整来改变交往方式。
    ③了解家人交往的情况及改变的弹性。工作者可通过干预导演的方法,让家庭成员重演交往过程。这种方法,一方面有助于观察,因为家人的行为重演比语言的叙述来得生动直接,另一方面,有助于在旁作干预性指导,观察他们是否可以改变演出的方式,从中评估家庭改变交往的弹性。例如:在一次面谈中,家人谈不到两句就骂开了,工作者从中了解到他们交往的真相。随后,工作者站到儿子后面,请儿子尝试说服母亲同意他参加同学的露营活动。工作者强调用“说服”而不是“顶撞”的方式。另一方面,工作者也劝说母亲耐心倾听儿子的想法,不再喋喋不休地数落儿子以往的不是。这样,他从旁改变案主的“演出”,观察他们是否有能力去作弹性的改变。
    ④找出有问题成员的优点。工作者要协助家人首先学会肯定有问题成员的优点。只有家庭成员的接纳,才能使他拥有改变所必需的良好环境。 
    ⑤重新界定问题。工作者在对家庭结构作出评估后,要设法使家庭成员改变原先他们对有问题成员的看法,使家人明白问题的成因在于家庭的交往方式。要使个人有所转变,必须通过全家人的共同努力。例如,妻子抱怨丈夫被动、忧郁,工作者告诉她实际上是由于妻子的强悍、主动造成的。而丈夫的沉默、被动,又加剧妻子的喋喋不休和替他作主。工作者将此问题界定为交往上的互补,而不是个人的忧郁症状。
    通过上述评估,工作者对家庭结构有所认识,介入策略和方法奠定基础。
    3.介  入
    社会工作者的介入策略应根据治疗的目标而定。治疗的目标通常由家庭与工作者共同制定,主要包括:
    (1)改变家庭的看法
    家庭一般都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有问题的家庭成员。工作者却认为问题出在家人的交往方式上。为了改变家人的这一看法,工作者通常用重演、集中焦点及导致强烈的感觉三种技巧去协助家庭改变他们的看法。重演的技巧在评估方法中提到。这里主要介绍后两种技巧。   
    ①集中焦点。家庭遇到压力时,家庭成员有时会采取回避的方式不谈敏感话题。有时因急于讨论有问题成员的行为,而不愿跟随工作者引导的话题去谈。工作者这时必须清楚记住结构家庭治疗法的理论宗旨,认识到自己治疗方法的特点,不断将话题引导到家庭交往方式的讨论中。坚决地阻止某些家庭成员打断别人的话题小使其他人能不受干扰地说出心里话。 
    ②导致强烈的感觉。有些家庭很难接受别人的看法。要一个家庭真正接受一个它经常回避的讯息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工作者只有采取一些技巧;给家庭造成一些强烈的感受,使他们对工作者的话无法再充耳不闻。这些技巧包括:  
    a)重复讯息。若在同一次会谈里重复某一讯息十次的话,会给家庭一种强烈的印象。
    b)运用声调。工作者若突然大声,又突然慢下来,也可吸引家庭成员的好奇,从而留意他说的话。
    c)语言或语句的利用。工作者在治疗中要注意使用精简、使人震撼或使人容易记住的字句,切忌长篇大论、滔滔不绝。
    d)营造出乎意料的感受以吸引家庭的注意。工作者在治疗中做一些出乎意料的动作以引起家人的惊奇,目的在于吸引注意力,使他们留意、聆听、记住相关的信息。  
    (2)改善家庭的结构
    造成家庭问题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某些家庭成员之间过分纠缠和注意,从而影响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和整个家庭功能的发挥。工作者通常用“划清界限”、“破坏有害的家庭结构”和“教育家人有关互补性的概念”等方法去改善家庭的结构。
    ①划清界限。一个正常的家庭在结构上必须保持家庭的完整性和成员的自主性。如果成员过分的自主,会影响家庭的整体一致。若家庭成员过分注重整体一致,有可能牺牲个别成员的自主。因此,家庭系统必须经常调节个体成员的自主性和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依赖性之间的矛盾。病态的家庭结构常常不能很好解决这一矛盾。例如,如果母子次系统过分纠缠,母亲总是急于代儿子回答问题、代他解释,事事挡在儿子前想保护他的利益,久而久之,则会使儿子无法表达自我,最终丧失自我,无法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工作者在这种情况下阻止母亲的插话,使她不能用语言或非语言的方法维持过分的纠缠,鼓励儿子表达自己的独立意见,使他和母亲之间建起一定的边界。但是边界的可渗透性也很重要。如果边界的可渗透性太差,造成家庭成员次系统独立性太强,彼此之间关系疏远,这种结构同样是有害的。如夫妇之间的疏远、亲子关系之间的疏远、兄弟姐妹之间关系的疏远,这些都会直接造成许多的家庭社会问题。工作者的治疗可以帮助家庭成员之间有弹性的交往,使个别成员能在独立自主与互相依靠的矛盾要求中成长。   
    ②破坏有害的家庭结构。要改变病态的家庭结构,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工作者必须向现有的家庭结构挑战。通过进入家庭内部、站在受压者一边、向掌权者挑战,将权力从现在的掌权者手中夺回。例如,当一位妻子在家中成为主要掌权者,丈夫变得软弱无能时,工作者若想破坏这种权力构架,可以站在丈夫一边去批评妻子,减低她的影响力,使懦弱的丈夫在家中抬起头来。妻子受到批评,惟有在家中寻求支持者,她可能站在丈夫一边,夫妻联手对付工作者。工作者虽然显得有点吃力不讨好,但夫妻重新整了结构权力,工作者则达到了破坏了夫妻次系统的病态结构的目的。   
    有时工作者会采用引起危机的方法,使家人意识到如果这种结构行为继续下去所产生的严重的后果。例如,在上面的例子中,让妻子体会到丈夫的进一步疏离可能会出现家庭的解体,从而使妻子在夫妻关系中更加慎重与克制。
    ③揭示有关家庭互补性的规律。工作者可以通过揭示互补性的规律,使家人察觉到他们行为的互相影响。例如勤劳的主妇养成/丈夫与子女的依赖性,这时可通过揭示家庭的互补性规律,让主妇不再事事都替家人准备好,使他们也对自己的事情负责,并发挥其应有的主动性。
    (3)改变家庭错误的世界观
    庭有它本身的期望、要求,价值观与道德观,如:有些家庭以为子女一定要读大学才有出息,儿子一定要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任何家庭成员的决定必须得到全家的同意等。工作者可以通过以下方法去改变家庭的错误观念。
    ①协助建立世界观。工作者可运用专业知识引导家庭从另一月度去看现实环境和世界。他向家庭提供专业意见及对家庭现状的看法。例如:填高考志愿时,有些父母完全按照他们自己的兴趣、愿望替儿子选择学校,选择专业,全然不顾儿子自己的兴趣。工作者应劝告父母;儿子已经长大,他有为自己前途作选择的权利,家人只有建议与劝告权,但却没有剥夺他选择权的权利,那种将孩子视为私有财产,家长有权利也有义务反对他的自我选择的观点是错误的,应当允许他去独立尝试,既使失败,他主能从中吸取教训,真正了解自己的潜能。
    ②似非而是的技巧。这种技巧是基于家庭系统的三种概念而设计的:a。家庭系统是能自动调节的。b.症状是自动调节的结果。c.系统是抗拒转变的。工作者如果在使用了许多传统的介入方法去推动家庭转变,但家庭如果抗拒时,他可试用“相反”的方法,即鼓励家人采用相反的态度来破除家人对转变产生的抗拒。例如,丈夫下岗,妻子心里不满,却将气洒在孩子身上。工作者试用改变妻子拿孩子撒气的做法,效果不明显,就改变工作方法,让母亲继续骂孩子,丈夫在一旁赞成工作者的意见;这、招使妻子非常愤怒,立即将矛头指向丈夫。工作者希望他们直接处理他们之间的问题而不要将孩子牵涉在内,这一目的显然达到了。 
    似非而是这种方法是一种技巧性很强的工作方法,被认为是一种反传统的工作方法,能有效协助工作者处理抗拒性较强的、比较困难的个案。但这种方法对工作者的技巧和素质要求较高,此外这种方法不适用于精神病患者,情绪极不稳定的案主,有社会病态性格的案主,有破坏性行为的案主等。因此,其普遍适用性很值得商榷。如果能使用其他介入手法,就不应考虑采用似非而是的方法。   
③强调优点。工作者有时也要引导家庭成员关注家庭整体的优点和个别成员的优点。要看到家庭既有自我约束的一面,也有支持关爱家人的一面。例如,父母对子女的过多干涉;子女应看;到其中所包含的父母无限的爱。子女对父母过多干涉的反感和叛逆;父母也应看到子女身上的独立意识和自主人格;并为此而感到欣慰。  
 

鹏晨版权所有备案/许可证编号为:粤ICP备12054855号